<
    猴子和大牛他们四个最先到来,比叶天早来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全都换上了体面的衣服,一个个喜气洋洋,脸上透露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激动。

    “老大,嫂子你们来了!”猴子见到叶天后连忙跑过来打招呼,“里面全都准备好了,只等人来齐了就开始剪裁仪式!”叶天仰头往麒麟酒店大厅看了看,里面果然站了两排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这些是赵远连夜找来的,还有穿着服务生衣服的男服务员,基本的人员配备已经初步搞定。

    “嗯,燕子她们来了没有?”叶天点点头问道,虽然只是酒店开业,但是安保工作还是要做好,来的基本都是自己的朋友,叶天知道,自己酒店开业说不定会引起周边一些同行的打击,所以防备工作也要时刻准备。

    有文燕和东方月在场,叶天就不用担心了,他们两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手,而且都是女人,不会引起外人的注意,更合适做安保工作。

    就在叶天问猴子的时候,在叶天背后响起了一声汽车喇叭声,叶天回头一看,差点惊呆了,一辆极其拉风的红色法拉利跑车缓缓开到麒麟酒店的前面,叶天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排场,竟然开着豪车过来了。

    叶天觉得里面很可能是吴秋月,他的朋友之中只有她有哪个经济实力,可是当车门打开的时候叶天才发现原来是东方月,今天的东方月似乎和往日也有些不一样,她竟然化了淡妆,平时叶天见她都是素颜,今天化妆之后更加的美丽迷人。

    东方月本身就是燕大的校花,稍一打扮,身上的气质立马不一样了,东方月身上穿着一贴身的皮衣,和十三以前那种风格有些类似,看上去多了几分狂野和不羁。

    “恭喜!”东方月笑盈盈的偶过来,将花篮递给猴子,随即向叶天道贺。

    薛琪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自己学校的校花,而且还和叶天关系似乎很不一般,让她有些傻眼了,薛琳更是一脸茫然,她知道叶天不止一个女人,一开始看到叶天挽着宁洛的手走来,她就猜出宁洛是叶天的另一个女人,宁洛的美丽让一向对自己外貌有自信的薛琳顿时荡然无存,觉得比宁洛相比相差太多。

    难怪自己妹妹会没有自信,叶天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美丽。

    第404章萝莉来闹事薛琳只是听妹妹说起过叶天还有一个女人,听到这个消息后薛琳并没有太惊讶,她是过来人知道越优秀的男人身边越不乏女人,但没想到叶天的女人会像宁洛这么漂亮,已经完全超过了薛琳的想象范围。

    她让妹妹买性感的内衣除了让她和叶天增进情趣也是要让妹妹展现自己的魅力,不能输给叶天另外的女人,既然叶天有别的女人已经成为现实,而妹妹又爱上了叶天,不能改变现实那就只能改变现状,薛琳其实是有私心的,希望叶天对自己妹妹的爱更多一点。

    可是如今看来,妹妹恐怕很难比得过宁洛,在她的面前薛琪完全不可能占上风,可是东方月的出现又让薛琳感到了一丝焦虑,看样子东方月和叶天的交情也不错,没想到叶天身边的美女个个都那么的惊世骇俗。

    “小琪,她也是叶天的女朋友吗?”薛琳站在酒店大门口距离叶天还有一段距离,但还是小声的问自己妹妹,看到叶天身边的女人后,薛琳不由得暗暗替自己妹妹的未来担忧起来,从目前来看,妹妹想要成为叶天的正室恐怕是没可能了。

    薛琳被人包养过,甚至二奶小三的痛苦,不但背负骂名还会招人白眼,还随时可能被人家的正牌老婆一顿殴打辱骂,虽然叶天对妹妹很好,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但没有名分的在一起,以后如何向父母交代?农村人,尤其是农村老人,他们的思想保守封建,要是薛琪没有名分的和叶天在一起,他们可能会想不开。

    薛琪正看着东方月发呆,想不通为何她会来这里参加酒店的开业仪式,忽然听到姐姐问话,薛琪一愣,随即笑道,“姐,你想多了,那个女孩我认识,是我们燕大的校花,好像也是叶天的朋友吧!”“哦?这样啊!”薛琳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还以为那个美女是叶天的女人之一呢,不然自己妹妹真的会面临很大的挑战,无论是宁洛还是东方月,都有她们的优势,尽管薛琪是自己亲妹妹,但平心而论,那两个女人比妹妹要更胜一筹。

    叶天和东方月打过招呼后,问道,“怎么没看到燕子,还有紫薇他们几个呢?”叶天看到东方月开的跑车,上面也没坐任何人,昨天已经打电话说好了,让他们都过来,可是现在只有东方月一个人来了而已,根本没有看到文燕和那几个孩子的影子。

    “你着什么急,他们回来的,不过可能得稍微晚点才能过来。

    ”东方月卖着关子,并没有直接告诉叶天她们没来的原因。

    “行,那你先进去坐坐吧,等下开业仪式正式开始了我在叫你!”叶天点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只要文燕他们来就好,晚点无所谓。

    猴子和赵远也站在叶天身边负责接待,叶天刚说完,猴子眼珠转动了两下,马上走到东方月跟前,弯腰指着酒店门口,笑道,“嫂子,里边请!”猴子知道叶天魅力大,所以和叶天关系亲密的猴子觉得先喊了嫂子再说,错了再改,但他觉得三个女人里面肯定有两个是和老大有暧昧关系。

    猴子喊了一声嫂子,顿时弄得叶天宁洛还有东方月这个当事人,三人脸上一红,齐齐瞪着猴子,这下猴子知道错了,还没来得及改口,宁洛就丢给猴子一个白眼,“你个死猴子,乱喊什么呢!”宁洛虽然不是那种喜欢争风吃醋的女人,但是在明面上,她才是叶天公开承认的女人,所以猴子喊东方月嫂子,让她很不好意思。

    叶天也笑骂道,“你小子怎么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呢!”“老大,我知错了!”猴子满脸尴尬的笑道,可是东方月忽然盯着猴子,眼睛像刀子一样从他脸上扫过,吓得猴子浑身一哆嗦,猴子马上背后冒上一条寒气,这个女人原来也是武林高手!猴子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后,吓得气都不敢喘大了,好在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东方月冷冷的脸上换上了一副笑容,“以后可别再乱喊!”说完转身往酒店大厅走去,刚走出几步东方月就发现了薛琪,两人都是燕京大学的美女,只是薛琪没有东方月出名罢了,但东方月听过薛琪的名字也见过她。

    马上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聊了起来。

    东方月走远了,猴子才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心中默默的说道,“奶奶的,看来嫂子是不能再乱喊了!”赵远看了看东方月又看了看叶天,悄悄对猴子说道,“猴子,你没喊错!”“啥意思?”猴子不解的看着赵远,自己要是没喊错,刚刚那美女眼神都傻点把自己给吓死了,没喊错的话她会那样瞪着自己吗?赵远嘿嘿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没看到那个东方月看叶哥的眼神吗?我敢打包票,那不是一般女人看男人的眼神,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出现那样的眼神,而且,一开始东方月瞪着你,为何最后又笑盈盈的离开了?”“为什么?”猴子觉得赵远这小子说的有几分道理,好奇的问道。

    赵远招了招手,让猴子靠近一点,猴子连忙凑到赵远跟前。

    “那是因为她喜欢叶哥,所以你喊她嫂子她心里高兴啊,但是因为正牌的大嫂子站在叶哥面前,她必须要表现出一点不满的意思,不然会让真正的嫂子起疑心!”赵远头头是道的说道。

    猴子听完连连点头,“是这个理!”叶天回到看到赵远和猴子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喊道,“你们两个家伙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猴子赵远立马分开站好,同时笑道,“呵呵,没事!”其实他们说的话叶天都听在了耳朵里,不过宁洛在身边,叶天不好过去说什么,免得引起宁洛怀疑。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辆车,苏美凤开着她那辆红色奥迪过来了,叶天还没走过去迎接,另一辆车的车门也打开了,是吴秋月下来了,但是紧接着霍梦媛和霍梦娇这两个姐妹花也从车上下来,让叶天很是惊讶。

    不仅是叶天,在场所有人看到吴秋月后也是一阵骚动,没想到大明星回来这里,不过其他人大多数不认识霍梦媛和霍梦娇这对省委书记的宝贝女儿,不然肯定会更加震惊。

    今天来的不仅是大人物多,而且各个年轻貌美,就算是苏美凤这种四十岁的女人,也是风韵犹存的大美女,完全是美女云集!叶天上去连忙招呼,将他们一一请进去,在里面陪着喝茶聊天,又过了半个小时候,该来的人都到期了,王莹和曹妍这对母女花也盛装出席。

    所有人到期之后,开业剪裁仪式正式开始,不过这次的剪彩仪式有些与众不同,叶天让礼仪小姐给所有朋友发了剪刀,让这些国色天香的大美女们全都来一起剪彩。

    可是就在大家喜气洋洋,准备开始剪彩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停在了麒麟酒店的门口,大家并没有在意,可是当里面的人出来后顿时又吸引了不少目光,司徒静和司徒若水这对青春可爱的姐妹也来了,但他们不是来祝贺的。

    司徒静一下车看到叶天身边围了那么多绝色美女,心里也气愤起来,自己辛辛苦苦帮他在自己堂妹面前说好话,她却在这里和那么女人开心。

    “叶天,你这个混蛋,败类,大禽兽!”司徒静越想越气,再加上司徒若水泪水直流,她这个做堂姐的也跟着心酸起来。

    司徒若水一边流泪,一边露出一抹冷笑,今天她已经等了很久了,要不是叶天自己怎么可能会被母亲打,母亲从小到大都没对她动过手,可是因为叶天,母亲却扇了她的两次耳光,司徒若水憎恨的远不止这些!她讨厌叶天,可是自己的母亲却被叶天压在身下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让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今天司徒若水来这里不是道贺,也不是祝福,而是来闹场的。

    司徒静的骂声很大,把正在准备剪彩的众人给弄傻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来闹事?“请你嘴巴干净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青龙他们已经看到了叶天的真实面貌,文燕也经常教导他们,将来要成为叶天身边的人,要保护他和他身边的人的安全,现在见到有人来闹事,青龙身为年纪最大的孩子,第一个站出来,冷声呵斥道。

    “那里来的小屁孩,给我滚远点,这里没你什么事!”司徒静被青龙一骂,顿时像吃了火药一样,她的性格不能就火爆,而且一想到叶天把堂妹玷污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青龙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向司徒静和司徒若水走去,要是他们敢闹事,青龙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赶走。

    “青龙,回来!”文燕认识司徒静和司徒若水,知道他俩的身份,也知道叶天和他们都认识,所以马上把青龙喊回来了,要是青龙那小子把这两位千金大小姐弄出个什么意外来,那南洪门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她不是怕南洪门找上门,而是不想给叶天惹麻烦。

    第405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准备就绪的剪彩仪式硬生生的被司徒静和司徒若水两人的到来所打断,叶天皱眉看着她们二人,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是司徒静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叶天,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如果是司徒若水这样,叶天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自己和柳如烟交欢被她看到了,她接受不了,想出口气所以故意来闹事,这点可以理解。

    可是叶天想不通的是干嘛司徒静也要来凑热闹,自己三番五次的打她电话邀请她来,可是这丫头就是不接电话,现在一来就大骂一通,让叶天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是发哪门子的脾气啊?更让叶天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叶天准备继续剪彩,等剪完彩再过去好好劝劝她们两个小丫头,可是司徒静和司徒若水走过来,一个失声哽咽,一个大骂,“叶天,你混蛋,她才十五岁你怎么下得了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还有脸搞开业仪式啊,要换了我早就去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躲起来了!”司徒静这两天被堂妹司徒若水洗脑洗的不清,再加上司徒若水的演技一流,让原本怀疑这件事情真实性的司徒静很快就完全相信了司徒若水的话。

    一想到年纪轻轻的堂妹被叶天非礼了,她就感到一阵阵心痛,因为自己前不久才和叶天发生关系,他如果喜欢自己的话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听到司徒静的大声辱骂,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但是绝大多数人都相信叶天的为人,认为叶天不可能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来,何况,对方是南洪门大姐大柳如烟的女儿,一般人见了都要躲着走的人物,叶天怎么可能去非礼她?宁洛根本不相信叶天会那样做,但还是有些担心叶天是不是因为得罪了那两个小丫头,所以人家故意来诬赖他的,“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得罪过她们?”“一言难尽,我去看看再说!你们剪彩不用等我了!”叶天放下剪刀离开了酒店的门口,往司徒静和司徒若水身边走去,其他人相互看了看还是觉得定叶天回来再开始。

    曹妍刚刚回来,而且之前发生了叶天和自己母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