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替我向零爷说情。

    零爷这才罢休,叫我回去把试卷补完。

    妈妈和我回到家中,她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去房间。

    我推门跟进妈妈房间。

    妈妈在房间中,岔开两腿半蹲着,肉屄夹着一根假阴茎,阴茎上绑着一只水笔,妈妈居然在用屄写文。

    妈妈看见我,面露羞涩,“高原,你怎么不去写试卷?你……你看妈妈也在写作业……下……下次刘老师还要我当着你同学的面念……”笔记本周围溅满水渍,是妈妈滴下的淫液,上面字歪歪扭扭,难以识别,估计只有妈妈看得懂,或许这些字早已印在她的心里,根本不用去看……【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