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颖又非常怕疼那小小的洞口怎么可以接纳那东西?所以结婚这几年中惠颖一直没和王明有过肛交的行为。

    ‘那里连自己老公都没给过,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别那么紧张麻!我又没说现在操你屁眼,怎么是等不急了想让我现在操你屁眼”?手指在菊花周围轻轻调弄,想让它放松好乘虚而入。

    “把你的手拿开……不要在那里我不喜欢这样……”。

    连自己老公都没碰过的地方现在居然被人如此玩弄,惠颖羞耻不已好象在霸哥面前自己毫无隐私可言。

    “那你喜欢我弄你那里呀!告诉我呀我好满足你”。

    霸哥的手指故意在柔嫩的花心中停下,好象在告诉惠颖随时都会进来。

    “不要……不是那里……不要弄那里……”。

    惠颖感到紧张想努力的起身,可头却被霸哥按住整个屁股也本能的高高翘起仿佛在等待手指的插入。

    “到底是那里说清楚!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呢”?要惠颖这样贤淑少妇在别的男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莫大的屈辱,可为了保住自己最后一丝禁地她没有选择。

    加上王明的话一直在耳边响起。

    ‘求霸哥玩弄我的老婆,随便怎么玩弄都可以’。

    终于带着哀怨和自暴自弃的口吻说出。

    “阴……阴部……我的阴部……”。

    “什么阴部不阴部的,骚b就是骚b说这么好听干什么!重说!”霸哥准备彻底摧毁惠颖的自尊。

    “我……我说不出口……不要这样难为我好吗”?受过良好教育的惠颖已经放下自尊说出阴道的字眼,霸哥却偏偏逼她说骚b这样强烈的人格践踏让她难以承受。

    “不说是吗?那老子就搞你的屁眼”。

    霸哥不知何时拿来支润滑软膏抠了一指涂抹在惠颖的菊门旁边,然后开始轻轻的在洞口向里挤压。

    “不要……不要……我说……我说……我……我要……我骚b要”。

    冰凉润滑软膏让惠颖感到害怕,她没有时间再顾及和忧郁了再晚手指就要破门而入。

    “不行!要请求,要请求我玩弄你的骚b”。

    霸哥高高在上不断的羞辱眼前美丽的少妇。

    “请……请霸哥玩……玩弄我的骚b”。

    无可奈何的惠颖说出这段话是声音开始哽咽,可想她内心是多么屈辱。

    “还不够淫荡,要再淫荡点摇动你的屁股求我,你这个婊子”。

    “我……我不会……我做不到”。

    霸哥的要求一次比一次过分,惠颖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做就算了反正搞你的屁眼也一样”。

    手指开始轻轻往洞口用力,不料强有力的收缩把手指拒在门外。

    他没想到惠颖的肛门既如此有力,换作其他女人刚才这一下早就进去了。

    霸哥暗自惊讶,可又非常高兴因为这样的肛门插进去肯定爽到极点哈哈!他肯定不知惠颖是学舞蹈的,平日经常会做提臀收腰练习长年累月她的臀部肌肉就比一般的人要发达,所以收力也自然而然的很有力。

    “啊……不要……不要……不要进来”感到手指的入侵惠颖感到害怕,失声叫了出来。

    “那就快摇动你的屁股求我玩弄你的骚b”。

    霸哥恶恨恨的威胁。

    颖感已经无路可退,想到自己一而在再而三的被霸哥羞耻玩弄,和老公王明的话,她实在是不能承受了完全崩溃了。

    “我做……我做还不行吗”?带着哽咽的声音颖感开始慢慢摇动自己丰满的臀部,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做这样下贱的动作而且还是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

    “幅度再大点屁股要扭圆,不光要做而且还要说,求我玩弄你的骚b”。

    惠颖的动作虽然有点僵硬,已足已点燃霸哥的欲火,想到平日端庄贤惠的人妻现在居然光着屁股,做着这么下流淫荡的动作,这样的刺激早已让下面那根大鸡巴就高翘起。

    “求……求霸哥玩玩弄我的骚b”说完着句话惠颖连儿根都红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很好!不错继续求把我求高兴了我就不搞你的屁眼搞你的骚b,对了给戴上这个就完美了”。

    转身霸哥从箱子里拿出一条狗链,项圈是红色软塑料式样一边还连着跟铁链。

    “干什么……我不要戴这个……拿走……快拿走……”。

    惠颖开始挣扎由于双手被放绑这样的抵抗是徒劳无力的,霸哥还是轻易将狗链套在她脖子上。

    “哈哈这才是真正的母狗,最下贱的女人的”。

    霸哥兴奋的狂笑,眼前着位美丽贤惠的人妻全身赤裸仅腿上套了双肉色丝袜,还翘起丰满柔软的大屁股,雪白的粉颈赫然有个红色的项圈还连着一条铁链。

    这样的景象让人不得不联想这位少妇已沦为玩物,一只让人随意玩弄的母狗。

    “我不要戴这个给我解开……开给我解开……”。

    她没想到霸哥居然给她戴这个,在她的印象中只有小猫小狗的宠物才会戴这个想不到现在自己的脖子上也被套上项圈,这样强烈的人格践踏惠颖哭泣。

    “嘿嘿你马上就忘掉一切只会沉浸在快乐当中”。

    霸哥又拿出了一根电动阳具,它和普通的不大一样。

    在龟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圆形颗粒,而除了整阳具会转动外龟头部分也会单独进行旋转。

    “不要……我不要用这个……不要……”。

    看到那东西转动的幅度和上面密密麻麻圆形颗粒加上淫亵的嗡嗡声,惠颖异常恐惧同时又倍加羞耻,整个脸惨白不停摇头哀求。

    “刚才你不在求我玩弄你的骚b吗?现在又说不要这可由不得你咯”。

    说完用手拨开粉嫩的阴唇,把龟头顶在柔嫩的洞口慢慢插了进去。

    “啊……不……啊……”感到龟头的进入惠颖全身一震,那旋转着密密麻麻圆形小颗粒和自己里面细嫩的娇嫩接触时,仿佛每一根神经都蹦紧,只觉得天旋地转。

    “是不是很爽呀我的骚母狗,你真他妈的下贱只要一有东西插进你的骚b你就觉得兴奋”。

    霸哥开始慢慢的抽插,幅度虽然很慢但每一次都基本完全退出再插到顶。

    另一只手在惠颖白皙如玉的屁股上拍打。

    “啊……不要这样……好难受……慢点……”。

    被这样狼狈的姿势打屁股而且套上了项圈,虽说这样的羞耻对每个女人的自尊是一种多大的伤害。

    可惠颖却无法顾及,每一次深度抽插时旋转的小颗粒就会和嫩肉发生大量摩擦,那样的感觉简直让她受不了。

    “应该快点吧,越快你越刺激吧哈哈”。

    看到惠颖此时不停娇喘,裹着丝袜的双腿往后高抬整个脚背蹦得笔直还微微有些颤抖,屁股也比原来翘得更高。

    霸哥也被这样的景象搞的热血沸腾,连忙握紧电动阳具加快抽查起来。

    “啊……慢点……慢点……我受不了……我要死了……”。

    惠颖被这突如其来的加快毫无准备,嘴里发出牙齿的摩擦声,被拷在背后的双手也死死捏成一团。

    全身几乎所以的肌肉和神经都已蹦紧。

    由于惠颖天生身体就非常敏感,这样的插入只会更让她收紧阴道对于这一点霸哥非常清楚,所以他越是加快的抽查阴道和圆形小颗粒的摩擦就越大,对惠颖的刺激也就更强。

    “你不是最喜欢被这样搞吗?你的骚b不是也最喜欢被这样插吗”。

    ?“我……我没有……我不是……快停下来……啊……喔……喔……”。

    从惠颖嘴里发出哀求,同时也带着丝甜蜜的呻吟。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

    “爽吧!刺激吧!兴奋吧!也别光顾你自己呀来用的你丝袜骚脚给老子按摩”。

    霸哥用力拍打惠颖屁股催促着,腰间那根暗黑色的大肉棒早已高高翘起。

    “啊……喔……慢点……我……我不会”。

    惠颖半眯着眼,眼神里似乎有些迷茫娇喘着说出这几个字。

    但受制与霸哥威胁还是乖乖伸出了那双裹肉色丝袜,迷人的嫩脚。

    “对……就这样给我用你的骚丝脚把老子的鸡巴夹紧前后套弄。

    ”平日美丽贤惠端庄的人妻现在爬着向狗一样倔起屁股任自己拿电动阳具随意玩弄,脖子还栓着狗链这样淫靡的场面让霸哥眼睛里快喷出血。

    但更让人兴奋的是那双只有在舞蹈台上才展示的小嫩脚正为自己足交。

    ‘终于实现了,终于让你这双要人命的骚给老子足交了哈哈’。

    “啊……不行……这样不行……好难受……我受不了……没力了……”。

    由于惠颖是爬着霸哥又在她身后,所以她只能双脚后伸用两脚内侧夹紧给霸哥做足交。

    可这样一来整个下面和双腿就要相当用力受紧,插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就会更肆无忌惮的折磨。

    “不行双脚一定要蹦直给我夹紧让老子爽,不然老子就捅你的屁眼”。

    霸哥挺着大鸡巴,只见那双纤细白皙的嫩足正夹着它上下套弄,龟头被这样反复摩擦得透亮。

    不知是不是过于用力整个脚掌已开始向后弯曲,从上往下看整个脚掌的嫩肉呈现出一道道褶皱,加上一层丝袜的朦胧更加诱人。

    “不要……我不要……我用力就是了……喔……好难受……”。

    受到威胁惠颖拼命用嫩脚夹住大鸡巴上下套弄,而在她阴道里的电动棒每次转动和进出都会让发痛苦带有甜美的呻吟。

    “真爽!真舒服!你们芭蕾舞蹈演员是不是平日训练的时候都给男人这样搞呀哈哈!”。

    细嫩的足肉在自己的鸡巴上来回套弄,还有丝袜的摩擦那种感觉让霸哥爽到极点。

    龟头也因此分泌出大量连液搞得嫩脚上到处都是,在灯光反射下发出淫靡的光泽。

    “不……不是的……没有的事……啊……喔……”。

    想到自己在舞台上的英姿和为了更好的跳好芭蕾平精心保养自己的双脚,现在居然成了这个男人兽欲的对象惠颖真是羞愧不已,想争辩可下体的那根东西让她没有任何力量。

    “那以后我就帮训练你这双淫荡的骚脚好不好,让它随时给我搓鸡巴哈哈”。

    霸哥越说越激动,双握住惠颖裹着丝袜的嫩脚开始用力的来回搓,插在屁股上的电动阳具依然在不停的旋转发出嗡嗡声。

    “……喔……我……我……不要……什么……训练……啊……”。

    渐渐处于半迷糊状态的惠颖说话都在颤抖,意识里只感受到电动棒对自己的冲击,脚底也传来大鸡巴滚烫的热量,她的感官已完全陷入情欲里。

    “这可由不得你,你是我的玩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老子现在就操你的搔脚哈哈。

    ”霸哥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双手死死的握住惠颖的嫩脚用力来回摩擦,屁股也开始向前来回挺。

    “啊……舒服……爽死了……要射了……老子终于把你的小骚脚干了哈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