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nu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群交-我想要的生活 > 分卷阅读20
    身上找到这个女人的影子的。

    “那个女人在吗?”“哪个女人?”“就是我哥娶的那个女人。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bj快乐的妹妹一直反对哥哥娶空谷幽兰。

    “我哥就是猪油蒙了心,他娶那个二婚女人图什么啊,不就是有个加拿大绿卡嘛,二婚,还有个女儿,比我哥还大几岁,他啊,这就是被狐狸精给迷了,那个害人东西………”“我哥这人才,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我爹妈要在,绝对不会同意的,我爹那性子钢,没准把他腿给打断了。

    可他们不在了,我说什么,我哥都不听。

    ”“加拿大那么远,我就这么一个哥,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我心啊,苦啊…。

    ”我在他们的家庭矛盾中,纯粹是个外人,但是bj快乐的妹妹居然絮絮叨叨跟我扯了一个下午的话,就连小时候她和她哥的一点一滴都说给我听,根本没把我当外人,而我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

    她妹妹完全不知道哥哥的性爱好,更没意识到哥哥对她的异样情感,她就是个普通女人,并不完全了解自己的哥哥。

    那天bj快乐先回来的,虽然我能猜得出来,为结婚这事,两兄妹可大大吵过几次大架,但是临走了,妹妹知道哥哥钱紧,还是从自己家里取了十五万块钱送来了,那天她妹妹来就是送钱来的。

    尽管在bj快乐和空谷幽兰走前的一天,我和bj快乐,还有空谷幽兰做了不下十次3p,但是送他们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空谷幽兰不在的时候,我会问起bj快乐,pk麻辣烫的事情,原来我们去成都之后,pk麻辣烫真的来找过好几次bj快乐,他一直避而不见。

    直到结婚之前,他才见了一次pk麻辣烫,他想跟空谷幽兰结婚,将来去加拿大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是pk麻辣烫居然不哭也不闹,一副平静的样子,接受了这个事实。

    虽然bj快乐没有直接回答我,但是我能够猜测,为什么bj快乐没有选择pk麻辣烫而选择了空谷幽兰。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pk麻辣烫的丈夫cq酸菜鱼。

    我和bj快乐,始终觉得cq酸菜鱼,根本就不是我辈中人。

    他能跟我们还有pk麻辣烫一起群交,与其说是热爱这种性爱方式,不如说是出于对妻子的爱而做的迁就,其实说迁就都不合适了,他能支持妻子玩sm,拳交,甚至玩兽交,我们真的很难相信他真的是出于对这些性爱好的热爱,就像pk麻辣烫说的那样。

    我们觉得,那只是pk麻辣烫自己认为的,完全的一厢情愿。

    我们相信,他对pk麻辣烫的爱已经是到了纵容的程度了。

    他是如此得迁就pk麻辣烫,如此地对bj快乐毫无保留地信任和尊敬,bj快乐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和这样的男人共享老婆。

    bj快乐最不想伤害的,就是那个可怜的小结巴。

    后来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pk麻辣烫会去找我了,我是最像bj快乐的人,无论是气质性格甚至是相貌。

    她大老远去跟我过一段日子,实际上就是想在我身上找到一点跟bj快乐过平常日子的感觉。

    我像bj快乐不假,但是我还是我,再像bj快乐,我也不是他,我只是我。

    pk麻辣烫跟bj快乐见面那天,他们只做了一次爱,而姿势就是那个奇怪的似老汉推车式又似背插式的招式。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pk麻辣烫会在广州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地地跟我做这个性爱花样,她其实是一直在我身上找bj快乐的影子。

    慢慢的,pk麻辣烫来广州跟我同居的次数越来越少,2010年3月份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后来我退群了,也辞去了在广州的工作,自己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那些日子我过得非常清静,每天就是照顾我从北京带回来的bj快乐和空谷幽兰托付的那几盆兰花。

    后来这几盆兰花长势很好,它们开花的时候,闻着兰花的香气,我总会想起bj快乐和空谷幽兰两个人。

    我始终没找到我想要的生活,群交生活。

    2010年后南京副教授换妻群交案开始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对我们这种群交的爱好者越来越不宽容。

    之后,所有的群交群都开始变得更加封闭,更加低调,而群活动完完全全变成了以城市或者地区为单元的小圈子活动。

    单身的我,越来越难以融入其中了。

    bj快乐和空谷幽兰实际上是去加拿大寻找我们想要的生活去了,听说那边社会更开放更自由,也许给群交爱好者能提供更大的空间,我真心的祝福他们。

    群管理中bj快乐是第一个退群的管理,我是第二个,大棒槌是第三个,至于大棒槌为什么会突然退群,我始终不知道原因。

    4月份的时候,已经退群多时,而且渺无音讯的蓝琪儿给我的qq邮箱发了一个封信,信很短。

    阿喜哥:哥,家里还好吗?工作顺利吗?请原谅我这么久没跟你和棒槌哥联系。

    有个秘密,我想我不能再瞒着你们了。

    哥,我怀孕了,已经五个多月了,宝宝是你和棒槌哥的。

    原谅我欺骗了你们,哥,对不起。

    可是我爱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够陪我在一起,但是这太自私了,你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我不能要你们整天来成都陪我。

    我只能为你们生个孩子,有他陪我,就像你们始终在我身边一样。

    哥,谢谢你给我这个珍贵的礼物。

    哥,不要担心多多隆会对我们的孩子不好,其实我早该告诉你,他不仅是早泄,而且根本没有生育能力,我们不可能再有别的孩子。

    他说过,这个孩子不是我们三个人的孩子,而是我们四个人共同的孩子。

    他会尽心尽力地抚养孩子长大。

    哥,多多隆和我搬家了,因为那边闲话很多。

    以后我们别再联系了,我们希望孩子在正常的环境下成长。

    哥,我会一辈子想你,念你,爱你。

    ——蓝琪儿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在成都分手的那个晚上,她会忍着痛把阴道口拉得大大的,让我和大棒槌看那里流出的汩汩精液。

    她根本不是在满足我们的窥阴癖,而是想让我们看清楚,想告诉我们,她要为我们生一个孩子,而当时我们都没有悟出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蓝琪儿会放弃已经在为她准备好的群活动了,其实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几个月了。

    我能理解蓝琪儿和多多隆希望和我们断绝联系的做法。

    其实有件事情,我们根本忽略了,那就是多多隆身上的巨大压力,我能想象,我们两次去成都给多多隆带来多少邻居的闲言蜚语,而这个男人一直在默默承受。

    蓝琪儿和多多隆出去保护孩子的而跟我们中断联系的做法,其实跟我妻子一样。

    我始终不知道蓝琪儿的孩子到底是我的,还是大棒槌的,但是后来想过,这根本不重要,蓝琪儿说得对,这个孩子是我,大棒槌,蓝琪儿和多多隆共同的孩子。

    我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机会见到这个孩子,也许会,也许永远不会。

    这,始终是个遗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