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nu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挨操的女侠 > 分卷阅读3
    么大多数的女人部喜欢大鸡巴的男人,当大鸡巴塞进屄里,你会感觉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充满了,肏起来那滋味儿之美真是难以言传。

    也只有这样,才使她不到一苗热茶的时间,就被肏得连泄了四次,泄得身子都轻飘飘的。

    。

    。

    宇文君看着房秋莹泄得七荤八素的骚冶模样儿,鸡巴头子又酥又麻到了极点,又被她胯间那个泄个不停的媚屄不断地吸吮舔咬,实在受不了了,急忙飞快地又肏了她十来下,才大吼一声,鸡巴头子死死的扎入她那身撩人艳肉儿里,把那憋了半天的老汤进数射进了她那处骚浪屄缝儿。

    再被尽情淫辱后的雪剑玉凤,被肏得四肢发软,泄得连骨头都瘫了一般,赤裸裸地瘫在床心,保持着玉腿大开的淫媚姿态,良久良久都无法动弹,只能任骚水混着他的精液,慢慢地从屄缝儿内溢出来。

    由于被连续灌溉了两次,她那个屄穴和腿缝到处糊满了白白的精水。

    此时面对一个虚脱似的女人,宇文君不由得大起征服之感,伸出舌尖舔吻著房秋莹的樱唇,拔出塞在她屄穴内的大鸡巴,坐起来凝视著她那再被淫辱的艳体。

    邪语道:“这么快就被本都统肏垮了,我还以为你这‘冷艳魔女’对这肏屄之事,经验非常的丰富呢。

    ”。

    房秋莹听得又羞又脑,觉得宇文君不礼貌极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已经被他肏两次了,还骚形艳态地地泄了好几次身子,还能扳起面孔装贞女不成!。

    你一定是玩女人的能手”房秋莹气声说道:“再贞洁的女人落到你手里也会便成荡妇。

    ”这话到说的不假,她自己就是。

    。

    宇文君却不停的一手抚摸著她那突挺丰肥的迷人大白臀部。

    说∶“心肝骚肉儿,你刚挨肏时,真是骚得紧啊。

    ”。

    「去你的!人家给你搞得那么难堪,什么尊严都没有了。

    」房秋莹被他说得媚脸通红,死推了他一把。

    宇文君却趁此抓住她的玉手,往下一碰。

    。

    房秋莹的玉手马上触到一根火棒似的巨物,她震了一震,粉脸涨得更红,微抖著声喘说∶「你……你要死了……那有这么快又……又……”跟着粉脸变色玉手急掩胯间那间那个骚屄,“不行……不能再肏了……人家屄都被你肏肿了………真的不能再肏了。

    」。

    宇文君本想来个‘梅花三弄’,见她怕成这样便道:“让本都统看看能不能再肏了。

    ”。

    房秋莹已被宇文君肏怕了,这雪剑玉凤此时也顾不得羞耻了,羞掩媚脸,给宇文君拉开一对丰满大腿,那迷人三角地带黑毛丛生中,那被肏了两次的骚屄真肿红著两边裂开,着实怜人不已。

    宇文君摇了摇头,笑说∶「真是肏不得也。

    」。

    宇文君看着她那丰满的大白屁股,眼珠一转,心里已有了主意,这次推著她丰满肉体,使她伏著床,宇文君似乎特别喜欢她那迷人的大美屁股,一面爱不释手的摸抚著她那光滑性感的大屁股。

    一面重重的拍了它一下!。

    。

    房秋莹被打得“哎”的一声,心中倍感羞辱:“死人……,打人家屁股干嘛…宇文君两手抱着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心肝美肉儿!你这大白屁股又肥又圆,生得真是淫媚诱人。

    ”。

    房秋莹撅着屁股任他欣赏股间美景,虽甚觉羞惭,但心想只要他不再肏屄,什么都认了,她哪里知道宇文君现在心里的鬼主意,只见宇文君偷偷地口吐唾液,抹了几把在鸡巴上,而後又在房秋莹那桃源幽处掏了几把,那湿滑的骚液连带着抹到了屁眼儿上,弄得湿湿滑滑的,房秋莹还未查觉他搞什么花样时,忽觉她那个大美屁股被宇文君抓紧了猛的向后一顿,房秋莹只感屁眼猛一阵胀、一阵裂,「滋」的一声,一根硬梆梆的巨棒,已怒刺而入。

    。

    「哎……”的一声,哎呀……你……你弄错地方了呀……那……那是屁眼……哎…」那里是她丈夫周立文都未曾肏过的处女地,怎生吃得消宇文君那巨型鸡巴。

    。

    「哎…哎呀…不,你这死人……要死了你……哪…哪有肏屁眼的……哎……哎呀……痛死我了……快……快抽出来……呀……」。

    房秋莹一边羞叫一边挣扎,可是,宇文君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给她肏了进去,鸡巴头子被那奇小紧缩的肉屁眼儿夹得紧紧的,使宇文君感到一阵肉紧无比的痛快,於是他死死按住房秋莹那再光滑性感的大屁股,鸡巴头子一个劲的向里直肏。

    。

    「哎呀……哎呀……」房秋莹挣扎不得,只有哎哎苦忍着被宇文君肏了个尽根到底,痛得她冷汗直冒,直如初夜般的苦痛,她忍不住用力扭摆著,但扭动中反使那巨物顶得更紧,插得更深。

    。

    房秋莹苦着媚脸儿,羞气道:“你这混蛋。

    存心搞人家屁眼。

    ”宇文君笑嘻嘻地道:“浪肉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光顾着欣赏你的大美屁股,一不留神就插上了,不过你这美屁眼儿真是肉紧无比,好浪姐儿,你就忍一忍,本都统肏一会就射了。

    ”说着就抱着她的大白屁股抽弄了起来。

    。

    房秋莹被抽弄得痛痒并交,冷汗直流,此时她如何还不知他是存心肏屁眼的,但故意也好,存心也罢,都已经给他插上了,他如何还会拔出来,到此地步也只能咬着牙苦挨了。

    可心中却是羞恨交集,心想自己堂堂的雪剑玉凤被刚刚这人玩得那么不堪,什么脸都丢了,什么下流话都说了,现在连丈夫也没碰过的屁眼儿都被他肏了,真不知有何面目在再见丈夫。

    。

    大约有半个时辰,她那美屁眼儿被肏松了,来来去去的抽插中,也不再涨闷得令人发颤,这回酥麻麻中,倒真别有一番风味,房秋莹也从尖啼中,渐又成了浪哼哼的。

    。

    宇文君也流著汗水,正在急急来回不停的冲刺著,房秋莹喘了一口气,忍不住嗔呼呼出声说∶「你……下流鬼……你……弄得人家怪不是味的,好人……你就饶了浪肉儿吧……」房秋莹喘呼呼的哼著。

    。

    宇文君正感十足肉紧刺激中,一面又不停手摸著她那迷死人的白肥臀肉儿,一面仍下下着底深肏不止∶「好骚肉儿,大屁股肉姐儿,我就要出了……你……你再忍著些。

    」说著,一阵阵肉紧无比的快感渐渐升华上来,他不由肏得更急,插得更凶,那物猛烈顶入时,小腹撞拍著那浑圆美臀肉,发出的肉响配合著,肏得房秋莹一声声的「哎唷!」浪喘,真是热烈淫靡之极。

    。

    如此房秋莹又苦忍着连挨了几十下,见他迟迟不出,不由急了,她委实已感心疲力竭了,忍不住又转回玉首,浪喘喘说∶「好……好人……大鸡巴祖宗……你…你就快出了……吧……浪肉儿快被你玩坏了…………哎唷……」。

    房秋莹回头浪哼浪求著,宇文君肏得正痛快,而欲出时,只见她那迷人一点红的小嘴儿,不由淫性又起,忽将那物抽出了屁眼儿。

    。

    房秋莹如释重负以为宇文君已射了,翻过身来,玉手摸了摸以为湿糊糊的後庭,不料那迷人的股沟儿中火辣辣的,却乾乾的,她呆了呆。

    只见宇文君低笑著,也低喘著,那物热呼呼的竟送上她通红的艳嘴边…。

    「你……」房秋莹羞得一愣一愣的。

    。

    「好浪肉儿…我快射了……快用你那迷人的艳嘴吸一下,一吸就出来了……」。

    「你要死了……你那东西刚肏了人家屁股,还要人家用嘴……」。

    「好浪肉儿,肉姐姐,我快出了,如不快点……一冷却下来,又要肏你几个时辰了……」。

    房秋莹一听又要肏几个时辰,心中不由得慌了,但看着那通红的大鸡巴,心想这根东西算把自己整惨了,要含在嘴里实在令人羞耻。

    。

    正当她六神无主时,宇文君却阵阵肉紧中,鸡巴头子一个劲地往她那张娇脸上直顶直磨,磨得房秋莹又羞又窘,最後一想连屁眼都被他搞了,她这雪剑玉凤的脸面早已丢尽了,忍不住心一狠,胡乱抓了一件内衣,给擦了擦那大鸡巴,然後媚目紧闭,艳嘴儿大大一张。

    宇文君看着她那鲜艳的红唇,心中一阵魂消,鸡巴猛的涨了一涨,更粗更长的,「滋!」的一声,直插入她那张通红的艳嘴儿中,一下子几乎顶穿了咽喉。

    。

    房秋莹「唔!」的一声,只觉眼前一暗,宇文君那黑呼呼的阴毛盖在脸上,一股子淫骚气味险些使她喘不过气来,那通红的艳嘴儿被涨得几乎裂开,那大鸡巴直送至喉头,顶得她白眼儿连翻,急得她忙玉手双抓,紧抓住那「顶死人」的怪物。

    。

    宇文君则痛快的按紧房秋莹的玉首,那硬塞入她迷人小嘴中的鸡巴头子,拼命的一阵抽插顶搅,房秋莹虽用力的抓着他那大鸡巴,但也几乎给顶穿了喉管,闷得她直翻白眼儿。

    宇文君那大鸡巴在她那艳嘴儿里连肏了数十下,此刻已酥麻得再也忍不住那一阵阵的软肉烘夹,「啊,好!好骚肉儿!用力吸……啊……」一阵失魂似的低吼急喘后,他那闷久之物,终於在房秋莹那鲜红的艳嘴儿中,沽沽的尽情放射了。

    。

    「啊,唔……唔……」被射得满满一口热液的‘雪剑玉凤’房女侠,又羞又急的摆首抖足,想要吐出口中所有物来。

    。

    奈何,此时正大感美快的宇文君,却紧紧抱住她的玉首不放,使她动摇不得,而至最後,见这美人儿实在被憋得急了,才「波!」的一声拔出了大鸡巴,那物溜出了她的小口时,已软缩了。

    。

    房秋莹嘟着美嘴儿,忍住全身酸麻,急起身想下床,却吐口中之液,不料,宇文君成心搞她,也坐起来,一把拉住她往回一抱,房秋莹整个动人玉体坐入他怀中,他再伸手骚了她一下。

    。

    只听「哎唷……」一声,根着‘咕噜……’几响。

    房秋莹涨红了一张如花艳脸,愣愣的,把满口之液全吞到小肚子里去了。

    。

    好一会,房秋莹——这羞气欲绝的雪剑玉凤直锤著宇文君的胸膛,媚声不依地道:“……死人……坏都统……你算是把我玩够本儿了。

    ”宇文君心里暗觉有趣,表面上又不停的哄慰著她。

    。

    这一夜,‘雪剑玉凤’这名滿江湖的女侠在宇文君胯下婉转逢迎,虽遭受了万般淫辱,却也尝到了已前从未有过的奇异滋味。

    最后象软泥一样摊在床上。

    而宇文君则连肏了这侠女‘三大件儿’,直至次日凌晨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

    周文立当夜本想探询一番,却发现元军巡查极严不便行动,为免暴露身份只得忍下。

    第二日与房秋莹碰面后,见她神情困倦还关怀地叮嘱她注意身体,房秋莹嘴上推说没有休息好,心中却是暗暗羞惭,想起昨夜淫事,甚觉对不起丈夫。

    周文立素知妻子为人,也不疑有它,可他哪里知道他这贞洁美艳的老婆不但被人肏了,还被肏了足足一夜,那骚呼呼的美屄被肏了两次不说,连他都没尝过的小嘴儿和屁眼儿都让人拿鸡巴给捅了。

    。

    两人暗暗商议如何着手,最后决定由房秋莹负责接近后营,周文立利用白天在前营查探。

    一直到晚上,两人毫无所获,只觉近来元军调遣频繁,似有所行动。

    天色渐晚周文立自行回房休息,房秋莹回到房间却是万分难挨,心恐宇文君又来淫辱,但想起他那玩女人的高超手段,和那根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大鸡巴,裤里却先湿了。

    宇文君果然不负她所望,又来光顾了她,而雪剑玉凤即已失洁,也只有含羞忍恨由他再次肏弄,雪白玉体瘫在他胯下凭他那巨物抽插侮弄,虽是屈辱万般,却也落得个享受异常。

    她夫妻暗查了五天,宇文君也是连肏了她五天,有时大白天就把她按到床上肏了。

    。

    到后来雪剑玉凤这侠女竟有点被他那大鸡巴肏习惯了,到了第六七日宇文君异常忙碌,没来肏她,她反倒觉得空虚寂寞无比。

    。

    仰天狂笑:普天之下,竟然没有我的对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