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nu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妈妈的爱与哀愁(全) > 分卷阅读28
    太爱你了!”罗森双眼放光,伸手在妈妈的乳头上抹了几下,擦干净上面的唾液和血迹,妈妈的乳头重又变得干净挺拔,颤巍巍地立在那,诱惑着它们下一任主人。

    妈妈低低地呻吟着,身子仍然一上一下地动着。

    罗森抱着妈妈拉了两下没拉动,他定睛一看,妈妈又大又白的屁股间竟然还含着狄普斯的阴茎,这根丑物正随着妈妈一上一下的蹲坐在妈妈迷人的幽股间出没,上面粘满了妈妈的淫液,发出漆黑的光泽。

    妈妈显然知道罗森在后面窥视什么,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即将到来的高潮让她抛弃了一切羞耻,她加快了屁股吞吐阳具的频率。

    狄普斯已经昏迷松脱了手,妈妈的双手被缚,只能靠收缩阴道来紧紧地吸住体内的那根肉棒,这是唯一维系他们两人身体的东西了。

    妈妈鲤鱼嘴的名器吸力惊人,且屁股往下坠着,以致于罗森拉了几下都没法将妈妈拉离狄普斯的身体。

    罗森恼怒地一脚踩在狄普斯肚子上,一边使劲将妈妈往上拉,妈妈哭泣道:“不要啊,求求你饶了他……”虽然饱受狄普斯的欺凌,但妈妈的母性泛滥,居然还为他求情。

    在罗森的重击下,昏迷中的狄普斯不断呕出血来,妈妈虽然用劲全力吸住胯下那根东西,但狄普斯已经疲软下来的阴茎再也无福消受妈妈的热情,“波”的一声,从妈妈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就象一个软木塞从一个盛满水的热水瓶中拔出。

    妈妈失望地哭出声来,她挪着臀部,努力想再套住那根恩物,但软得象蚯蚓似的阴茎却怎么也塞不进去了。

    只差一线就到高潮的妈妈不甘地放弃了胯下软绵绵的阴茎,她转头向罗森求道:“给我,求你了,现在就给我……”说罢她居然翻身跪趴在地,将一颗硕大恼人的屁股冲着罗森摇晃着,以最原始的雌兽交配姿势乞求获胜的兽王插入。

    朝思暮想的女神屁眼就在面前恳求他的侵入,亢奋的罗森将一切都抛在脑后,他掏出坚硬似铁的凶器,嚎叫道:“我要鸡奸你,我的女神!”“好呀,快来呀……”妈妈兴奋地吟哦着,已经陷入迷幻状态的她忘记了肛交的痛苦,饱满的后丘向罗森绽放出一朵盛开的菊花,诱使雄性的生殖器官进入,给她最猛烈的高潮。

    在罗森的铁枪即将戳破妈妈菊门的那一霎那,我飞起一脚,积蓄多时的力量将罗森踢得狂喷鲜血飞跌到数米远。

    妈妈期盼的凶狠一击没有到来,她兀自扭着臀部,迷迷糊糊地呻吟着:“快啊,好难受,求求你快点啊……”这时火舌已经舔到大厅门口,我没有象罗森那样失去理智,急忙将妈妈扛在肩上,朝秘道口冲去。

    秘道口旁边躺着伏伦帝的尸体,他的双目圆睁似在望着我,我打了个冷战,急忙捡起地上的两个箱子,迅速钻入秘道。

    大火烧的很快,我走在秘道中都能感受到后面传来的热意。

    秘道内没有可燃物,我倒是不担心火势蔓延进来。

    妈妈在我的肩膀上不停地扭动着腰肢,估计体内的春药毒性仍未排除干净,刚才被搞得不上不下的让她十分难受。

    我熟知妈妈身上的敏感点,伸手探入她的胯下,那根该死的尖嘴夹仍然夹在妈妈的阴蒂根部,我小心地将夹子取下,用手指轻轻地揉着妈妈的阴蒂头,妈妈紧紧地夹住我的手指,死命扭动着下肢,此刻我的两根手指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在剧烈的摩擦中,妈妈终于冲上了这一次艰难的高潮,爱液疯狂涌出,打湿了我的整个手臂。

    在得到一次充分的满足后,妈妈浑身瘫软下来,趴在我的肩膀上不动了,只是偶尔抽搐一下。

    我慢慢松开了妈妈的阴蒂,让她一直被迫勃起的阴核得以休息,否则阴蒂海绵体长期充血会坏死得。

    由此可见狄普斯的可恶,极其冷血地肆意践踏女性的身体,真是死有余辜。

    秘道出口是山庄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回头看到万恶的孽情山庄已经整个陷入火海,一切的污秽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将妈妈从肩膀上放下来,持续的高潮让妈妈陷入了昏迷状态。

    我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妈妈被绑太久,玉体上被勒出道道淤痕,令人心痛。

    我检查了一下妈妈下身,饱受凌辱的阴核上还残留着血迹,细嫩的阴蒂韧带也被撕裂,整个阴户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我不禁流下伤心的眼泪,诅咒那些家伙,他们全都该死!我将衣服脱下给妈妈穿上,裤子不敢脱了,因为下面什么也没有。

    幸好衣服比较宽大,将妈妈的臀部也遮了一半。

    我一刻都不敢放开妈妈,将她搂在怀里,然后打开了那两个箱子,里面都是一扎扎的百元美钞,我取了几张在身上备用,拎起箱子,抱起妈妈下山了。

    伏伦帝的这个窝点还好不在什么岛上,就在g国境内,等妈妈醒来时,我已经带着她坐上返回小镇的火车卧铺包厢里了。

    “小佳……”“妈妈……”“妈妈不是在做梦吧?”“不是的,妈妈,我们逃出来了,那些坏蛋全死了!”“小佳……”“妈妈!”我们相拥在一起,历经劫难后喜极而泣,所有的一切痛苦悲伤都成为过去,在这一刻,我和妈妈的爱再一次得到升华。

    第十八节神仙眷侣回到我们居住的小镇后第三天,我和妈妈商量着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去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这几天我和妈妈之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一直没捅破,我生怕再次伤害到妈妈遭受重创后脆弱的心灵,因此也不敢太主动。

    整理搬家的东西时,妈妈不小心碰到一本厚书,掉到她的脚背上,妈妈痛得轻哼了一声,我急忙跪在她旁边,捧起她的脚,顾不得擦去上面的灰尘,在脚背发青的地方又是亲又是揉的。

    妈妈抽了几下没抽走,冷冷道:“快起来,才不要你献殷勤,说,你哪来的这些东西?”我一看,糟了,刚才掉在妈妈脚上的居然是在国内时龙青山拍的那些裸照相册,怎么被妈妈找出来了?“从国内带出来的。

    ”我不得已老实交代。

    “你怎么知道那地方的?”我知道妈妈指的是金屋,只好道:“我,我跟踪了你几次,就发现那地方了。

    ”“你居然敢跟踪妈妈?”妈妈瞪了我一眼。

    “嘻嘻,要不跟踪你,怎么知道我游泳比赛的那一天,妈妈你竟然跑去和别人偷情去了呢?”我嬉皮笑脸地道。

    “你还说!”妈妈气得打了我一下重的,道:“枉我事后还一直内疚,哪曾想到你一直在骗我!”“姐姐,别生我的气啦,我认错了还不行吗?”我陪笑道。

    “谁允许你叫我姐姐了!”妈妈嗔了一句,挣脱我就往楼上走。

    我敏锐地发现妈妈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登时心下大松,追上去双手抓住妈妈的一边胳膊,道:“以后到了新的地方,你说我是叫你姐姐好还是妈妈好?”妈妈停下脚步,冷冷道:“你说呢?”“要不然叫你夫人怎么样?”“要死了!”妈妈羞得挣脱了我的双手,“登登登”往楼上跑去。

    看得出妈妈并没有生气,我心里乐开了花。

    当晚我摸入妈妈房间,妈妈在床上穿着睡袍,将她曲线优美的脊背对着我,道:“你来干什么?”我涎着脸道:“我来看看我们的小妹妹痊愈了没有。

    ”妈妈芳躯轻颤,泪眼婆娑轻泣道:“人家都痛了好几天了,你个狠心的小冤家,今天才舍得上来……”我急忙爬上床,跪在妈妈的小脚旁低声赔罪,轻轻掀开妈妈的睡袍,袍子下什么也没穿,黑幽幽的阴户静静地盯着她的医生。

    我仔细查看妈妈阴户的伤处,阴道口数处撕裂还没好,阴蒂依然肿得老大,我大感愧疚,急忙默运玄功,将我冷冰冰的舌尖作为妈妈下体疗伤的灵药。

    妈妈低吟一声,双腿轻轻地将我的脑袋夹住……一个月后,我和妈妈扮成一对姓萧姓夫妻来到g国m小镇上,薄施淡妆后的妈妈身穿一套素雅的连衣裙,显得楚楚动人,夏天所遭受的屈辱早已不见踪影。

    在遭到那种残暴的性虐待之后,在她身上居然能不留下一点痕迹,从那帮畜牲体内流出的污浊液体丝毫也无损于她那凝脂般雪白而漂亮的肌肤。

    我们很快便选好了房子安顿下来。

    这天晚上,我和妈妈并肩坐在床沿,我手里正捧着那本相册。

    “讨厌哪,干嘛给人家看这个……”妈妈撒娇道。

    “嘿嘿,欣赏一下你优美的裸照,增加一点性趣……”“坏小佳,你就不能正经一点……”我将妈妈搂在怀里,一张一张地看着她的裸照,诉说着当时的心情:“那时啊,我看到你的这些照片,心都要碎了。

    ”“活该,谁叫你偷看的!”妈妈笑道。

    翻到后面时,妈妈突然用手遮住相册,撒娇道:“后面不许看了。

    ”“呵呵,姐姐,来嘛,让我们一起欣赏你身上最神秘也是最美丽的地方。

    ”妈妈经不住我甜言蜜语,羞涩地挪开了手,映入眼帘的就是妈妈阴部的特写啦。

    和妈妈一起观看她的私处裸照,实在是太刺激了。

    “姐姐,你的阴唇真好看。

    ”我啧啧称赞着。

    “哪里好看了?还不都一样。

    ”妈妈羞得抬不起头来。

    “这可不一样,女的如果经常过性生活,阴唇长期受到摩擦,色泽一般会加深,象姐姐这样粉粉嫩嫩的很少见呢。

    ”妈妈又喜又臊,不依地在我怀里扭动道:“坏人,你说谁经常过性生活啦!”“梅开几度风雪摧,姐姐真是一朵傲雪怒放的梅花啊。

    ”我笑道。

    妈妈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娇嗔道:“不来了,你取笑人家!”为了怕妈妈害羞,我尽量以欣赏的口吻道:“女性的生殖器官就象植物的花朵一般,绽放着花蕊吸引着蜜蜂来采蜜,你下面的这朵花绝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一朵。

    ”“所以把你这支小蜜蜂吸引来啦?”妈妈娇笑道,“小蜜蜂采到花蜜没有呢?”“当然采到啦,小蜜蜂还在温暖的花房内留下了花粉呢,不知道花房结出了果实没有啊?”我摸上妈妈柔软的肚皮,轻轻地揉着,妈妈被我揉得浑身无力,倒入我的怀里。

    ……从此我和妈妈在这纯朴安静的小镇上修炼双修功法。

    二十年后,镇上的人们吃惊地发现,萧先生变得稳重刚毅,而萧夫人还是如同二十年前一样年轻漂亮,镇上的女人们正打算向萧夫人讨教驻颜秘诀时,一天清晨,这对夫妇神奇地不见了。

    直到多年以后,仍然有人说在世界某地曾见到过这对神仙眷侣的行踪,他们津津乐道的是,风情万种的萧夫人脸上甜美的笑容从未改变。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