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上,我的心好痛,几乎无法呼吸,望着妈妈一步步地走上楼梯,我的心也随之下沉。

    妈妈在楼梯上停下脚步,做了几下深呼吸,稳定了下情绪,她稍微转头道:“呆会洗完澡到妈妈房间来吧,妈妈继续帮你疗伤。

    ”对了,妈妈帮我疗伤,不就是要和我进行交合,水火交融吗?我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看着妈妈要走进房去,我忙大声叫道:“妈妈,还剩几次治疗啊?”妈妈冷冷道:“今晚是第十次。

    ”说完就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总共八十一次,今晚是第十次,那么说我还有七十二次机会?我盘算着,要怎么利用这宝贵的七十二次机会,来打开妈妈心中这扇已经关上的门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