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u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土法造大明 > 第54章 朕就是生气了!
    朱见深当然不知道自己东宫后面那帮子工匠已经开始拜起一位叫“人民上仙”的大神,甚至还有工匠使用琉璃,按照他的模样,又结合了土地爷的样子给塑造了个神像,这让东宫后面人民上仙教的香火开始鼎盛起来。

    “深哥儿,你弄个什么皇家供销总社,这是想干啥啊……”

    景泰帝开玩笑的问道,当然那些所谓佛宝他都先见过,甚至还用镜子讨了唐贵妃还有李惜儿的欢心,让他舒舒服服的过了几夜安稳觉,这大约是这几年来,他最开心的时光。

    至于自己的皇兄和孙太后,也不知道是在算计什么,反正很安静。

    但是他知道,对方绝对算计什么,不过,他不在乎!

    朱见深也是无奈的说道:“皇叔,还不是咱们太祖爷说什么不能与民争利,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索性,就不直接卖,我只生产,生产出来批发给别人,别人卖多少钱就不管我事喽……”

    “你呀,你就不怕这东西卖个天价啊!”

    景泰帝也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想了想,又说道:“只是单纯这个资格你能卖多少钱,谁会买这个东西?买卖不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多少价给你多少钱么?这资格也值钱么?”

    朱见深很是腼腆的一笑,很是心虚的说道:“我这不是想着能捞点钱就多捞点么?反正这东西也不是平民百姓能买的起的,这资格也不是普通货商能卖的,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皇叔,我要真是这北京城的资格卖出去,你们皇宫里再采购可也得走人家了,侄子只能单独私下里给您烧制点特殊的御.用之物,其他的可真的让宫里人找人家买啊,咱老朱家可丢不起这人呢……”

    “好好好,听你的,朕一会就让兴安去给采购处打个招呼,这样行了吧!”

    景泰帝朱祁钰现在有点喜欢这个孩子了,毕竟没有野心的孩子,最好了!赚钱也好,玩耍也好,就算是你好.色也好,都比有野心好啊。

    想到这里,景泰帝朱祁钰觉得自己还是要去李惜儿那里在努把力,争取尽快剩下龙种,也算是能安稳一下国本啊!

    朱见深见到自己已经打好了招呼便悄然的告退,顺道还去了一趟孙太后的寝宫,给老人家一顿好夸,在然后就看到黑着脸的太上皇帝朱祁镇。

    “小孩子家家的,不好好学业,净搞些奇技淫巧的事,还抛头露面的,你想干什么……”

    朱见深望着自己名义上的亲爹,很是委屈的说道:“父皇,我想等以后皇叔有了儿子之后,我被废了之后,能带着父皇您还有母后一起去藩地上能好好的生活!”

    “我不想母后再纺织,她眼睛不好!”

    “我也不想让我几个皇弟皇妹生活的提心吊胆,我想给他们一个安稳的家!”

    “父皇,儿臣知道儿臣没用,可是儿臣真的怕,有一天一杯毒酒,一尺白绫!”

    “父皇,我怕……”

    说着,朱见深就哭了起来。

    太上皇帝朱祁镇也是有些伤感,看着这个只有十岁的孩子,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手指头缝里看到自己父皇那远去的身影,朱见深很是利索的抹了两把脸上的泪水,很是不在乎的对着身后的万贞儿说道:“走吧,大姐,咱们去看看这回能捞多少钱!”

    东宫制下大明皇家供销总社中,屏风后面,朱见深望着早已经交代好的计策。虽然说是暗标,可每一次暗标结束之后,萧燕儿都高声的把每一个供销分社的最高价格喊出来,这样一来,第二次只能比第一次高。

    而且是比第一次最高的高!

    三次的比价,还没到最后的时候,朱见深便专门看了看自以为最高的浙江布政使司经销社,这经销商资格拍卖竟然高达五十六万两!

    当然其他地方不能跟这个地方比,可令人意外的竟然是甘肃布政使司的经销商拍卖价格,竟然是仅次于浙江的,高达五十二万两白银!

    可当最后一个经销商的拍卖资格价格落下帷幕,朱见深忽然发现,最富的竟然是福建布政使司,高达六十六万六千两!

    而朱见深翻了翻这个福建布政使司的第二高价竟然是六十六万两!

    这——

    什么情况?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原因,可朱见深知道,自己发大财了!

    最少的一个也十几万两白银,全部下来,四百多万两白银,怎么花?

    这是一个大问题!

    一个太子,你搞这么多钱,你想干什么?

    这一刻,朱见深有些害怕了!

    “萧燕儿,你即可整理出来一个经销商资格价目表,孤要即可进宫!”朱见深没有发现,他说话都稍微带着一点颤音,实在是被惊到了。

    这真是富可敌国了!

    要知道,现在的景泰帝一年的国库收入如果换算成白银的话,也没他多啊!

    这个时候的朱见深是害怕的,可这个时候的景泰帝朱祁钰是兴奋的,他绝对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个快活过,尤其是对面那个一人多高的大镜子里,纤毫分明的把自己和李惜儿的曼妙都展现出来,这种身体感觉和眼睛视觉的畅快淋漓,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感触过的。

    还是这李惜儿知道逗朕开心,开发出了这镜子的曼妙之处,比起只用来梳妆打扮的唐贵妃,景泰帝忽然觉得这香火院才是自己心灵的归属。

    这一刻他忽然来了精神,奋力的拼搏,想要搏出一个前程来。

    “惜儿,惜儿,加紧,努力,给朕生一个龙种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就听到外面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

    “万岁爷,万岁爷,太子殿下说有要事要见您,正在赶过来……”

    呃——

    卧槽!

    景泰帝朱祁钰心中有一万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可看看这天色,白天呢,之际也就是刚才一心动就行动了,忘记了身为一个皇帝应该那个什么呢……

    但无论如何,穿戴好重新再香火院的客厅里接见朱见深的景泰帝朱祁钰很不高兴!

    “滚进来,有事说,没事滚——”

    对,朕就是生气了,朕就是不高兴!

    你个小兔崽子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你就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