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u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中医高源 > 第七十一章 他死不了
    李润玉和严桥也没想到高源居然这么狠,居然要自己先喝!

    首长诧异地看着高源。

    王汉章说:“我之前听说世间最鲜之鱼莫过河豚,最鲜河豚莫过燕尾豚。但燕尾豚皮、骨、血皆有大毒,需极为高明的刀法才能避开这些有毒的部位,取出最鲜美的肉质。”

    “所以燕尾豚在上桌前,有一个老规矩,那就是厨师先尝第一口,以确保食客不会中毒。同时,这也彰显了主刀厨师对自己的刀工的绝对自信。”

    首长微微颔首,然后问高源:“你确定不会中毒?”

    高源往后看一眼李润玉和严桥,说:“抬举不起枪杆,怎配从军?驾驭不了毒药,岂敢言医?”

    首长被高源强大自信给惊住了。

    李润玉和严桥鼻孔都气大了,高源这话就是在针对他们。

    李润玉大声道:“病人要是中毒而亡,你要负责!”

    高源反呛:“中毒了,我先死,你在一旁看戏就好,不劳费心。”

    “你!”李润玉脖子都气粗了一圈。

    首长皱眉,他是对治愈苏平川不抱希望,但也不希望苏平川服药之后立刻被毒死啊。哪怕以现在的情况,苏平川也能再多坚持几天,这才是他顾虑的地方。

    稍稍一思忖之后,首长点头道:“用。”

    严桥也紧张起来:“您可得想好了。”

    下了决定之后,首长就不再犹豫了,他沉声道:“用,现在就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战场无戏言,既然你敢立下这样的军令状,我就敢让你放胆一试!”

    李胜利赶紧跑下去抓药了。

    李润玉和严桥相视一眼,两人皆微微摇头,想劝,可看到这样,也就没得劝了。

    见李胜利终于去抓药了,可高源心绪却很不稳定,他揉了揉脸,疲惫地说:“我去洗把脸。”

    说完,高源朝外面去了。

    严桥小声说:“他不是想跑吧?”

    苗然白了他一眼。

    王汉章也看向了他。

    严桥这才不言语。

    乔正跟着高源出去,到了外面见高源从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用手捧着水往脸上泼,他大口喘着气。

    乔正询问:“高大夫,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特别急躁啊?”

    高源擦了擦脸上的水,冰冷的井水让他脑子也清醒一些了。他不由苦笑一声,他今天确实急躁了很多,主要是前面在诊所里面看到了温慧。

    他这一世重生回来,拼尽全力想改变自己可悲的命运,也想改变那些在乎他的人的命运。为了他母亲,为了温慧,为了他的孩子们。

    若有可能,他又怎舍得离开温慧。

    谁也不会明白他在离开诊所时候看温慧的那一眼,他的心有多疼!

    “呼……”高源长长吐出来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他用袖子擦干了脸上的水,才对乔正说:“我没事。”

    乔正还有些不放心,他再一次提醒:“你真得慎重,把战斗英雄治死了,这个罪名你可担不起啊。”

    高源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又把领子整理了一下,把自己弄得整齐清爽了,他看着乔正,说:“谢谢你,放心吧。”

    乔正微微摇头,他看的出来,高源还是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但他也只能言尽于此了。

    高源回到了病房,默不作声坐在苏平川身旁,守护病人。

    而后,李胜利端着药上来。

    大家又齐齐看向了高源。

    高源站起来,神色平静地说:“我先喝。”

    见他真的要喝,李润玉和严桥不由色变。

    “哎。”首长却拦住了高源,他说:“小大夫,既然我决定用你的方子,那就是相信你的。这世上哪有让大夫尝药的道理?怎么可以让大夫治了病,还寒了心?”

    高源看向首长,认真地说:“谢谢。”

    首长伸了伸手:“快让苏平川服药吧。”

    高源端着药碗过去。

    李胜利也过来帮忙,两人一勺一勺喂给苏平川喝药。

    见苏平川真的喝药了,严桥和李润玉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李润玉小声问严桥:“他怎么会这么信心十足,真的不会中毒吗?”

    严桥摇摇头:“不可能,数十年前,在前清时期,我有一次开了一钱的川乌,那病人在外面抓药,粗心多抓了几钱,服用后立刻中毒,家中无人管,直接毒死了。高源的剂量更大,不可能不中毒的,我以我五十年的行医经验担保。”

    李润玉微微颔首。

    给病人服用完药物,高源没有离去。

    严桥和李润玉紧盯着病人情况,看看有没有中毒的迹象。

    过了接近半个小时,病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李润玉有些狐疑地看着严桥,你不是说以自己五十多年的行医经验担保吗?

    严桥也揪住了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就差把胡子给拽下来了。

    两人比高源还紧张。

    看了半天,他们突然发现苏平川把眼睛一闭,头也往旁边一侧。

    严桥看的手一抖,还真把胡子给揪下来了,惊恐地说:“他……他……”

    李润玉也吓得提起了肛,道:“不好。”

    两人快速反应过来,急忙冲上前,准备查看病人情况。

    两人急急冲到病床前,却听见一声悠扬地呼声。

    “呼……”

    两人神情顿时一滞。

    李润玉错愕:“他……”

    严桥补充:“打呼?”

    李胜利反问他们:“不然你们以为呢?”

    其他医生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

    两人麻了。

    首长闻言也赶紧过来,紧张询问:“他怎么了?”

    高源说:“睡着了。”

    首长顿时惊喜莫名:“他睡着了?还打呼了?”

    高源微微颔首。

    李胜利露个笑脸:“首长,你看,我没吹牛吧,我们高大夫就擅长治各种重病。”

    王汉章也露出微笑。

    李润玉和严桥相互看看,两人很是不解,怎么感觉他们的医疗经验适应不了目前的情况了呢。

    高源心中稍稍安定,他对李胜利道:“同样的方子,再去抓一剂,再煮。”

    “是。”李胜利痛快答应。

    “还要啊?”严桥难以相信。

    李胜利问他:“怎么,又想用自己五十多年的行医经验担保了?”

    “我……”严桥被噎了个够呛。

    高源对严桥道:“效不更方,继续抓药,日三夜一,连服四剂。”

    严桥麻了。

    李润玉也麻了。

    我的麻麻的了。

    两人齐齐往后退了几步。

    李润玉一脸懵逼地看着高源,他很想学苗然杠一句:“这尼玛不科学啊?”

    严桥都快算不出来这凶狠的小子打算在一天里用多少川乌和附子了。

    首长见苏平川终于沉稳睡去,他好久没睡的这么安稳了,一时间,首长对高源多了很多信心,他急忙问:“那苏平川有多大的可能能活下来?”

    高源也看了眼苏平川,然后对首长说:“有我在,他死不了。”